水不能喝

tag里都是神仙老师,我无能瞎写

如果您喜欢富冈义勇和炼狱杏寿郎那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jpg.

QQ:1203267085 欢迎扩列






我家神仙姐姐@焦糖炖蛋—垃圾生成商

卿卿老师 @子休余风 和沐目老师 @M.J. 都太强了草

妈的,我恨不得给她们买热度,这两位是真实宝藏选手我ball ball你们都去看她们的文和画,我嚎啕大哭能跟她们做朋友是俺的幸运

(被迫填写的)文手问卷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水。名字里有带三点水偏旁的字

2.当写手多久了?

 如果从在网上发文的时间算,三年了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了?

 没写多少,发在网上的不超过十万字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 我有一个世界架构,我想写出来

现在:我想看我cp谈恋爱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三年级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这玩意都不能称之为文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最不擅长写什么?

 比较擅长各种比喻各种描写

不太擅长刻画人物

9.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常用的写作软件是什么?

 手写打字兼有,现在主要用有道云笔记

10.喜欢写什么题材?

 古风,架空,未来au,以及所有的历史向

11.喜欢写什么类型的爱情?

 只要是my cp,啥类型爱情我都🉑

12.最爱的是哪对cp/哪个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最爱的cp常常换,我是个多情的女人jpg.

目前主磕锖义和炼义,最爱的是富冈义勇和炼狱杏寿郎

锖义我产过几篇,但是炼义由于没有一起交流的同好所以不想写(咕咕

其实俺想了一个炼义末日au连载但是

脑了就是写了

 

13.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么样的?

 俺太菜了俺冒得文风,或者有人觉得我文风啥样吗(卑微

14.最喜欢的作者是?

关注了的都喜欢

 

15.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只要它好看

16.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没,这玩意为什么要模仿,而且模仿了也是东施效颦好吗(于是我就开始无能瞎写

17.感觉自己码字效率怎么?更新频率如何?

 想写的时候一日万字,不想写的时候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所以说效率这种事随缘吧

18.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有的时候听听歌,写到一半会给亲友看

19.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凉拌番茄炒鸡蛋

20.当写手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有好多小红心小蓝手还有好多评论砸过来的时候

21.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自己看自己的文感觉哪里都是问题

22.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目前为止这玩意不存在


23.写过h吗?

 写过

24.坑品怎么样?

 目前为止不太好

25.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想过,是阿羊 @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的彩虹屁和欠债聊天让我继续创作(草


26.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断高质量的练习

27.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变得更爱写短篇了,之前我是长篇或者超长篇选手

28.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之后大修吗?

 有检查的习惯。完结之后?我的连载目前没有一个完结(咕

29.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目前没遇到让我创作时反感的事

30.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还债(缓缓

31.最后给自己的朋友写一段话吧。

能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总是捡到宝(抹泪


32.是给媳妇加的一段

我永远爱你且感谢你@焦糖炖蛋—垃圾生成商



我只是想看小男孩舔冰激凌

*炼炭注意⚠️




冰激凌在化掉。

从已经被太阳烤炙到湿润的香草冰激凌球顶上留下奶白色的浆液,而正像猫咪饮水一样小口小口舔舐着另一面的炭治郎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即将遭殃。

“灶门少年,冰激凌要流到手上了喔!”

“好,好的!”炭治郎像是刚从梦中惊醒,手忙脚乱地去将手中冰激凌转个圈,结果本就挂在甜筒边缘摇摇欲坠的奶浆一经颠簸反而流得更快,直接淌到了少年的手指上。

用纸巾擦掉之后,手指上仍残留着粘腻的感觉,炭治郎将甜筒换到另一个手拿,抬起右手送到唇边,探出舌去将附着在皮肤上的糖渍舔掉。

而正在看着这边的炼狱杏寿郎当然看到了这一幕,大脑当场死机。可能是因为CPU过载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的脸上在冒热气。



一个置顶

你好,我是水

目前主磕鬼灭之刃义相关,锖相关只磕锖义

⚠️雷义忍/锖真/义炭义/猗窝炼/童忍/所有鬼x鬼杀队成员的配对

是雷文制造机,并不自信,主页会有丧言丧语

感谢每一位给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读者

好了,我没啥能说的了,E—N—D

我太菜了

每日一丧,草


说实话我还是不太会写虐文……

想着写刀子,但总又不忍心,想着给他们掺一点糖分

然后就刀不像刀糖不像糖

我的文没有那种震撼人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比起极端更加温和,但是这样的话事实上并不能有很多人喜欢



tag里面的神仙老师好多,我卑微


【锖义】譬如朝露

*原著向if线,给阿羊 @佚之羊并不想言于郑伯 的投喂,梗也是她提供的 ,是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梗


*我流锖义,ooc有,对不起俺太弱了jpg.












收刀入鞘。


这次需要斩杀的鬼有些多,远处的地平线已被日光划开一道口子,而即使是熹微的晨光对鬼来说也有致命的杀伤力,倒在地上的残躯加速分崩离析。后续的清理工作只要交给“隐”的队员就好,富冈义勇收回目光,转身打算原路返回。


但去路却被人挡住,他抬眸,对上了另一个人的视线。那鲑色头发的少年比他约莫矮大半个头,此刻正十分讶异地看着他,嘴唇张了又闭,竟是一个字也没蹦出来。富冈义勇也看着那张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脸,一息之间刀已出鞘,泛着莹莹蓝光的刃在距离脖颈半寸处停住,然后又被收起,刀刃与鞘摩擦而鸣。


气息不是鬼,更不是血鬼术。


那么会是什么呢,是熬夜战斗的疲累带给他的幻觉,还是面对和那日一样的曙光所产生的逼真联想?


“你是…义勇?”


他抬起手去碰触少年的脸庞,一触即放,仅留指尖余温在提醒他一个事实——


眼前的不是幻觉,是活生生的有温度的会严厉也会对他温柔笑着的锖兔。


锖兔和他一样略有些怔愣,然后忽然回神,剑眉皱起,伸手去擦拭他的下眼睫处,“多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爱哭,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原来现在我哭了。富冈义勇在心里淡淡陈述了一遍,又想了想,觉得锖兔的话说得很对,但是从眼里涌出来的泪水仍止不住地流。他努力憋住眼泪,甚至动用全集中呼吸去控制泪腺,然后略显狼狈的恢复到了平时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少年锖兔无声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的握住新任水柱的手腕,将他引到路边的树下,然后说:“能蹲下来吗。”


富冈义勇有些疑惑,但还是依言蹲下,然后收获了一个温暖的拥抱。少年将下巴靠在他的肩头,像给动物顺毛一样抚摸着他的背部,和小时候每一次哭泣后的安慰一样。


锖兔抱了一会停下动作,将头从义勇肩膀上移开,用目光将富冈义勇的样子细细描摹了一遍,结束了这个拥抱。


他穿过时光提前窥得了故事结局的注脚,富冈义勇不说,他亦不问,两人对此心知肚明,合演一场早已落幕的戏。


有风拨动树叶与花瓣,带来草木的香气,叶上朝露被扰落到湿润的泥土里,树上早樱也被拂落几片,有一片恰好贴着锖兔的发,而富冈义勇垂着眼眸,没能发现。


他沉默了好一会,终究开口道:“我很想你。”


“我知道。”


这便是他们新的故事的开始。





其实说是新的故事也不算恰当,这像是从过去的时光里偷的一片报纸,只是将它裁下来贴到了新的一页。锖兔并不能控制自己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又消失,而富冈义勇却开始期待每一次太阳升起。


答应了炭治郎加入九柱训练以后水柱宅邸变得热闹起来,现在是为数不多的安静时刻,朝阳才刚刚跃出地平线,参加训练的队员们应该还在赶来宅邸的路上。


而本应不该出现的破空声在院子里响起,富冈义勇起身,知道有故人来。


锖兔的发上薄薄的落了一层雪,手中刀剑还保持着劈下的姿势,显然直到上一刻还在练剑。富冈义勇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走上前去替他拂落那些雪粒,然后蓦然发觉:“你长高了。”


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正是窜个子的时候,之前堪堪只到他唇角的少年已能用头顶对上他的鼻尖,但富冈义勇忘了这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锖兔看着眼前面色温和的青年俯过身来去抚自己的发顶,他们离得是如此之近,甚至他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木质香味,能看到他包裹在墨色队服里的修长脖颈。而他侧过头就能吻上他的脸颊。


——我在想什么!锖兔被自己最后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连忙后退一步,仿佛这就能给他们的心拉出足够的距离似的。


眼见锖兔的脚步有些踉跄,富冈义勇下意识去扶住他,而锖兔的脸似乎比刚才更红了。


“现在是春末了,你可以把多余的衣服脱下来。”


于是锖兔有了理直气壮的借口,他一面随口抱怨着天气,一面又暗自心安,觉得这不可启齿的秘密能得以安放。


“锖兔。”就在他脱下外套的时候富冈义勇突然打破了屋内的沉默。


锖兔看了他一眼,没应声,耐心等他说完。


“我记得你在很久以前跟我说过关于长大后的我的故事,那个故事里没有你。


“后来我一直想知道,你当时跟我讲述的时候,到底怀着的是怎样的心情。”


然后他看到少年眸子里有了笑意,还向他挑了挑眉:“没什么心情,只是觉得你可爱,于是忍不住再多说一点,让你多拽着我一会。”


这次轮到富冈义勇制造静默了。他抿了一下唇,想扯出些笑容来,但是并不成功,只好略有点气恼地蹙了眉。


“对了,”锖兔见状想说些能让义勇高兴点的事,于是凑过去怀着几分骄傲地说,“就在来这里的前一刻,我劈开了石头,我可以去参加最终选拔了。”


最终选拔。


富冈义勇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无论是否告诉他故事的结局,总该给锖兔一点来自于他自己私心的保护符,比如“在选拔里以自己的性命优先”之类的句子。


但是他知道锖兔不是那样的人,这种担心反而是对少年纯净心性的折辱。


于是许多话在唇齿之间弥散,最终富冈义勇说:“既然这样,那你可以和接下来到达的队员们一起参加训练,磨练一下剑技。”


后来很多次富冈义勇会在心中斥责自己,明明知道是最后一次见面,为什么没能好好去跟锖兔告别。


但他其实很明白,他没有办法揭露故事的结局。正如锖兔不向年少的他透露这个没有挚友的未来,他也在这时默契的选择了缄默。



和上弦之三的那场战斗可能是自富冈义勇成为柱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过度使用呼吸法让他觉得肺部即将燃烧起来,全身的肌肉都酸疼不堪,叫嚣着来一场适宜的休息。


而鬼与人类不同,它们不知疲倦为何物,越是持久战越是对它们有利。


“要想杀死炭治郎,就先踏过我的尸体。”


按理说这样的战斗是不能分心的,但富冈义勇还是无端想起了最终选拔的时候锖兔挡在自己身前的样子,身上的白色羽织随着他精湛的剑技飘飞起来,上面有干涸的血迹与灰尘,似蒙尘的月。


但他是无尽黑夜里他唯一的光。


于是富冈义勇也开始试着点燃自己,为后辈和同伴照亮前方迷雾中的路途。他拿出自己的生命作为燃料和赌注,去搏一个拥有黎明的未来。


好在这次他赌赢了。上弦之三在眼前逐渐崩坏消解,最后只剩飞灰,他再也支撑不住,扶住刀柄跪了下去。




富冈义勇甫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大片的紫藤花。


藤袭山的天空永远如儿时记忆中那般剔透,时值仲春,紫藤花正开得茂盛,一团团紫云压在枝头,温柔地向他垂下,为美妙的梦境添上珠帘。


他似乎枕着什么人的大腿,但身上因过度疲劳而酸胀疼痛的肌肉并不允许他稍微偏一偏头,他只好去猜测,然后极不肯定地唤了一个名字:“锖兔?”


那人在给他止血包扎,听到他因干渴而嘶哑的问话,用一根手指贴上了他的唇:“是我。别说话,你的嗓子受不了。”


的确如此。富冈义勇能感受到喉咙里涌上的腥甜,但这跟他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传来的疼痛相比不值一提。不知道是不是紫藤花粉飘落的缘故,他开始剧烈呛咳起来。有血顺着唇角溢出,更多的则反涌进喉道。生理性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富冈义勇蹙着眉,只觉得铺天盖地的血腥味向他压下来,扼得他无法喘息。


唇边的血迹被慌忙抹去,锖兔向他俯下身来。


咳嗽声被唇封住,舌尖探了进来,唾液与血液混在一起被交换。锖兔将他口中多余的血尽数吞咽入腹,舌头完成任务后显得无所适从,于是准备缓慢退出,然后被另一个舌尖缠住,邀请共舞。


义勇在回吻他。


这个带着铁锈味的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结束的时候两人的脸颊都是烫的。锖兔低低地简单说了自己的近况,他过来时尚在紫藤花中休息,而明天晚上就要去灭杀那座山上最后的几只鬼。


他顿了顿,补充道:“等到下次我们再见时,我应该已经是正式队士了。”


但锖兔不会想到,故事早已在他口中的第二天完结,他最终仍会食言,再也没有鹊桥能让牛郎与织女相见。


富冈义勇抬眸迎上锖兔温柔的目光,只觉得心头像是有钝刀在割扯,眼泪与血液的河流都淌进心里,他的海洋与他相隔着绝非人力可以丈量的陆地,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消化。


而影子永远无法代替实体,正如里海虽然被称为“海”,但终究只是一个内陆咸水湖而已。


他的灵魂在悲鸣,在颤栗,想不顾一切的去挽留。他们身下的大地也开始震动起来,那震源是极深处的地心,像是实在承受不住痛苦的催折而开始哭泣。


有成串紫藤花从枝头轻盈地跳下来,还未落地就逐渐隐于透明的空气,天空也开始碎裂,往下掉蓝玻璃似的碎片,但在到达两人头顶之前就会变成水蒸气散逸。


梦境开始自行崩溃。


锖兔将他小心翼翼地移到地上,起身的时候一小串紫藤花从羽织里掉出来。锖兔蹲下来,将紫藤花串捡起放在他手心,轻声向他告别:“抱歉,义勇,我要走了。无论怎样,请好好的活下去,祝你武运昌隆。”



富冈义勇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好好的用白布包扎起来,有的地方还在渗血。他拔起插在地上的刀,用打斗时拆下的木料生了一堆火,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左手中还紧紧篡着什么东西。


张开手,紫色花瓣从指缝中洒落,手中只余嫩绿的枝条和光秃的花萼。


他蹲下身,打算将花瓣收敛起来,指尖传来湿润的触感,他抬手,不是血。


是朝露未晞。







End.










锖兔正如其名,是暗红色带着腥气的铁锈,不声不响地一点点爬满富冈义勇心脏外用于自我保护的铁壳。

而正当富冈义勇对他丢盔弃甲完全敞开心扉的时候,他又没能及时的去填补那块被他锈蚀而成的洞。



*脑一下锖兔开狐狸咖的场景(。


*现pa小甜饼,有狐狸义勇








吧台里面有一位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长袖挽至手肘,领带是惹人注目的龟甲纹样,但比领带更让人先注意到的是他略微过肩的肉色头发。


他低着头正在为咖啡拉花,听到门帘装饰着的铃铛的响声,撩起眼皮随意瞥了你一眼,而后垂下眼睫认真做事。


你注意到他的嘴角有一道伤疤,往上勾起一个微笑似的弧度,一只狐狸窝在吧台上打了个哈欠,而后站起来跳上他的肩头,毛茸茸的尾巴在他的脸侧亲昵地磨蹭。


你看到青年轻轻地拨开狐尾,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好了义勇,待会再玩,现在我有事情要做。”


当青年将咖啡和甜点都端给客人以后,那只名为“义勇”的狐狸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理所当然的堵住他的前路,扬起下颔,漂亮又剔透的蓝色眸子就这样直视着他。


青年蹲下身将狐狸抱起来,抬手顺了顺它背上的毛,当手抚上狐狸头顶时它会下意识地微眯着眼睛,耳朵也会垂下来,一副很乖巧也很享受的样子。


不过……


你抬头看到墙上贴着的对每一只狐狸的介绍,狐狸义勇的旁边赫然写着:


不喜欢他人的触摸,请小心对待


(ps.也许熟人会能得到它的特别允许喔)



你点的卡布奇诺被一个短发女孩子端过来了,通过她胸前的铭牌你了解到她的名字是真菰。


你询问她关于那只名为“义勇”的狐狸的事情,真菰的回答跟墙上的差不多,只是又加了一句“义勇除了鳞泷先生外只喜欢跟锖兔待在一起”。


锖兔?


是那个肉色头发的男生。


你下意识抬头去寻找那个身影,然后看到义勇用嘴巴啄了一下锖兔,然后又偏过脸蹭蹭他的脸颊,锖兔的唇角也扬起。


你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你看到了一个来自狐狸的吻。






End.